繁體文學 > 攝政王一身反骨求娶侯門主母 > 第346章 有意思

大人稍等。”

素月急切上前兩步,叫住了平安。

平安一手抓著孟慶祥,轉過身來一臉不解。

“有事?”

素月咽了一下唾沫,看起來似乎有些緊張,聲音帶著一抹急切。

“大人剛才叫他孟慶祥?”

平安點頭,“對啊,你認識他?”

“啊?不....不認識。”素月擺擺手,“就是覺得有些耳熟。”

話雖如此說,她一雙眼睛卻不錯眼地盯著孟慶祥,試圖透過他散亂的頭發,看清他的面容。

奈何孟慶祥在乞丐窩里住了許久,臉上沾滿了泥污,就連胡子也根枯草似的,根本看不清楚他的模樣。

素月有些失望地收回目光。

平安見她不再說話,奇怪地掃了她一眼,帶著孟慶祥離開了。

“素月姐姐你來了,王妃等了你好一會兒了。”

如玉迎面走過來,同素月打招呼。

素月回神,“抱歉讓王妃久等了,咱們快過去吧。”

她跟著如玉轉身離開,卻還是忍不住回頭看去,看到平安帶著孟慶祥消失在月亮門后。

素月神色怔忡一瞬,又連忙收斂神色,跟著如玉進了屋。

顧楠和戚靜靜都在。

就連剛剛經歷過人生巨變的許春蓉,也坐在下首。

顧楠招手叫素月過來。

“叫你們過來,是想和你們商量一件事,我準備在清河開辦一個女子學院。

專門收貧苦人家的女孩子進來讀書識字,除了讀書識字外,還可以選她們感興趣的本領學。

比如她們可以跟著溫嬤嬤學醫,可以跟著靜靜學武,或者跟著春蓉學刺繡,跟著素月學廚藝等等。”

她將女子學院的大概想法詳細說給三人聽。

素月和許春蓉聽得面面相覷,最先反應過來的是戚靜靜。

她興奮得摩拳擦掌,差點要跳起來。

“顧姐姐的意思是說,我可以在女子學院做先生,教她們練武,那是不是意味著將來我能組建一支厲害的娘子軍。”

顧楠莞爾,“能不能組建起來,就要看你這個先生的能力了。”

戚靜靜拍了拍胸脯,自信滿滿。

“顧姐姐放心,我一定能把這件事做好的。”

顧楠被她興奮又熱烈的情緒感染,忍不住也笑了。

素月神色遲疑,“王妃的意思是說我們也能在女子學院做先生?

我只是在以前的東家府里,曾跟著廚娘們學習過一些廚藝,教學生的話,我恐怕不行的。”

顧楠搖頭,“我聽如玉說你在醉仙樓除了幫著切菜配菜,也會做精致的點心。

所以教導女孩子廚藝應該是夠的,況且你也認識字,教女孩子識字也是可以的。”

她從心底是欣賞素月的,自己一個人帶著孩子已經很艱難了,可還能盡自己所能地收留和照顧一些可憐的孩子。

心底善良又心思細膩,敢于謀劃,這樣的女子,若能在學院教學,也會是一個很好的先生。

最后只剩下了許春蓉。

她神色躊躇,“王妃愿意收留我教導孩子們刺繡,我心里萬分感激。

只是我的事情大家都知道,只怕人家一聽由我來教刺繡,不愿意送孩子來學。”

她已經接受自己的名聲受損,但又怕自己名聲影響王妃招不到學生。

顧楠道:“我在許家莊將你帶走的消息想必已經傳遍整個清河縣。

百姓都知道我在護著你,不會有人敢對你說什么,至于不愿意讓孩子報名來學習?

我們的學院前期不收束脩,又管吃管住,還能教本領,但凡父母不傻,都會愿意把孩子送來的。

至于分給你的徒弟怎么看待你這個先生,愿不愿意跟你學,那就要看你自己的本領了。

怎么樣?你對自己有信心嗎?”

許春蓉深吸一口氣,攥著拳頭,一臉認真地道:“信心我不敢說。

但王妃已經把路鋪成了這樣,若春蓉還自暴自棄,就太辜負王妃一番心意了。

王妃放心,春蓉必定盡最大的努力,將事情做好,需要做什么,您盡管吩咐。”

與三人都達成了共識,顧楠不由松了一口氣。

辦女子學院這件事太大,靠她一個人肯定不行。

她需要志同道合的伙伴們一起為之努力。

“這樣,靜靜你帶人去找清河縣丞,問問哪塊地方可以留出來給我們建學院用。

最好是現成的宅子,我們在原基礎上擴建用。

素月可以帶著孩子們先去村里宣傳要辦女子學院的消息,統計愿意報名的人。

春蓉你根據素月統計上來的人數準備衣物,需要多少銀子,盡管來找我拿。”

三人見顧楠吩咐的有條有理,心中都忍不住生出一種憧憬,一種前所未有的豪情。

女子學院啊。

這可是從古至今都沒有的事呢。

若是她們能把女子學院建起來,讓女孩子都能學到足以傍身的本領,天哪,想想就很激動。

四人達成共識,分頭去做事。

戚靜靜與許春蓉先行離開,素月躊躇片刻,留了下來。

顧楠訝異,“你有話想和我說?”

素月搓了搓手,肉眼可見地有些緊張起來。

“民婦剛才過來的時候,看到平安統領帶著一個乞丐走進來。

他叫那個乞丐孟慶祥。”

顧楠有些驚訝,沒想到蕭彥竟然先一步將孟慶祥找到了。

“是不是孟慶祥嚇到你了?”

素月搖頭,臉上露出懇求之色。

“民婦想見見孟慶祥,不知道可不可以?”

“見孟慶祥?”顧楠不解,“為什么要見他,你認識他?”

素月咬著嘴唇,點點頭隨即又搖搖頭。

“民婦先前和王妃說過,我與我爹失散多年,我爹在我五歲那年進京趕考。

只是這一去,便再沒有消息傳回來,再后來我的家鄉湖州便發生了一場罕見的洪災。

我們那個村子里的人大多都淹死了,我娘帶著我被洪水沖到下游,僥幸活了下來。

我娘一直到臨終前也沒有閉上眼睛,交代我一定要找到我爹。”

素月眼中盈滿了淚水,“我爹,就叫孟慶祥。”

顧楠驚得差點打翻手里的茶盞。

素月的父親是孟慶祥,那孟云裳又是誰?

“你會不會弄錯了呢?又或者是有重名的人也又可能呢。”

素月道:“湖州人士,永德二十五年中的秀才,如果這些信息都能對上,應該就不會有錯。

只是剛才光線昏暗,加上那人衣衫襤褸,披頭散發,我沒有看清楚。

所以才懇求王妃,能不能讓我再見見他。”

“好,你等我去和王爺說一聲。”

顧楠很快去找了蕭彥,將素月的話轉述給他。

蕭彥聽后也覺得驚訝,“這可真是有意思了,平安讓人帶著孟慶祥去梳洗了,這會兒應該好了。

你直接帶素月去見見,小心點,別讓孟慶祥傷了你。”

孟慶祥被平安帶著兩個人摁著才洗干凈身上的污泥,將頭發梳起來,又換了一身干凈的衣裳,正蹲在椅子上啃手呢。

顧楠帶著素月在窗外站著看了一會兒,問道:“他是你爹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