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文學 > 中意你 > 第395章 破除&破處

阮卉吻得自然,臉上笑容也自然。

不知情的,還以為她在跟陸滄聊家常。

陸滄全身僵硬的看阮卉。

腦袋嗡嗡作響。

阮卉落腳跟站穩,“陸總,如果你沒別的事,我就先進去了,不然,沫沫和五哥怕是會多想。”

陸滄臉色難看,抬眼間對上落地窗里兩個大大方方看熱鬧的人。

陸滄,“你猜他們看到你親我,會不會多想。”

阮卉一臉的不在意,“應該不能吧。”

說罷,阮卉輕笑說,“畢竟陸總對我沒興趣的事,人盡皆知。”

陸滄,“……”

阮卉話音落,轉身進了客廳。

陸滄僵站在原地,直到秦琛出來給他遞了根煙,他才攥緊拳頭再次開口,“大師兄。”

陸滄這會兒挺嚴肅的一張臉,可一開口,聲音里卻盡數都是委屈。

秦琛低頭看他,什么都沒說,從兜里掏出打火機‘啪’的一聲點燃遞到他跟前。

陸滄順勢把剛剛接過來的煙叼在嘴前,頭矮了幾分,湊上火苗。

隨著香煙點燃,陸滄繼續悶聲說話,“大師兄,我被輕薄了。”

秦琛修長好看的手指彈煙灰,“別說話。”

陸滄茫然地看他,沒懂他的意思,“嗯?”

秦琛,“我怕被你的情商傳染。”

陸滄,“……”

吃晚飯前半個小時,褚行載著雙琪和李安姍姍來遲。

三個人一進門,雙琪和李安直奔蘇沫,褚行則是去了書房找秦琛跟陸滄。

雙琪還沒從還未戀就失戀的情緒中抽身,走到蘇沫跟前坐下,宛若霜打了的茄子。

蘇沫揶揄,“還在難受?”

雙琪嘴硬,“不難受了。”

蘇沫挑眉,“真的?”

雙琪撇撇嘴,“等到你這邊危險解除,我就跟李安搬回去,到時候……”

眼不見心不煩。

蘇沫知道雙琪在想什么,神助攻,“我三師兄人其實還不錯。”

雙琪,“知人知面不知心。”

明明有喜歡的人,對她的示好還不拒絕。

渣男。

比秦琛還渣。

秦琛那會兒起碼還直面拒絕了她。

是她勇往直前、死纏爛打。

想到秦琛,雙琪又想到了自己坎坷的愛情之路,肩膀聳拉,人在沙發里快蜷成了團。

另一邊,褚行邁步進書房。

他剛進門,就被書房里的煙味嗆得皺眉咳了兩聲。

他往里看,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發前悶頭抽煙的陸滄。

褚行,“你是準備自燃?”

陸滄抬頭,臉色陰沉,“三師兄。”

褚行,“破產了?”

陸滄啞聲,“不是。”

褚行好奇,“那是?”

靠在窗戶前呼吸新鮮空氣的秦琛接話,“差點破處。”

褚行,“……”

褚行剔看陸滄。

陸滄神情繃著,但眼底的委屈證實了秦琛的話是真的。

褚行邁步往里走,徑直走到秦琛跟前,扎心提問,“誰那么不長眼?”

秦琛輕笑道,“阮卉。”

阮卉?

褚行輕挑眉梢。

都是一個圈子里的,阮卉手藝也算不錯,再加上她還是蘇沫的閨蜜,褚行有印象。

不過提到這個名字,伴隨的,還有另一個印象。

據說,這姑娘玩兒得很花。

褚行,“阮卉大魚大肉吃慣了,想換點清爽小菜?”

之前他倒是也聽說過阮卉大張旗鼓追求陸滄。

只不過他只當是個玩笑。

沒想到……

褚行話落,不等秦琛接話,坐在沙發上的陸滄率先急了,“說誰是清爽小菜呢?”

褚行一本正經又意味深長道,“你對自己認知有問題?覺得自己是大魚大肉?”

陸滄,“……”

陸滄吃癟,正欲反駁,房門被從外敲響,蘇沫散漫的聲音在門外響起,“秦琛,蔣老爺子來了……”